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玄幻仙侠- 《梦魇》
《梦魇》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亚洲 自拍 偷拍 另类综合图区_又色又黄又高潮的视频_超碰国产人人做人人爽]

地址发布页:

梦魇(一)

  “韩光,你怎麽才来?”一个漂亮的女孩抱怨着。

  “呵呵……不好意思,因爲堵车才来晚了,小雪你等着急了吧?”韩光急忙道歉。

  小雪站在公园门口,一身白衣显得既美丽又大方,她生气的噘着嘴道:“总是这个样子,真不知道你什麽时候才能改掉迟到的毛病。”

  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你就原谅我吧!”韩光把手中的鲜花献上去,果然收到奇效,小雪高兴的接过花,还幸福的白了他一眼。

  虽然有了这段小插曲,但总算不影响大局,韩光陪着小雪逛起公园,要知道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,白雪是他们大学的校花,可以说追求者数以百计,但是今天不知道爲什麽,竟然主动约韩光出来玩,害得他差点以爲自己听错了。

  “唉……”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已经半天了,韩光的睡意不知不觉占据了整个大脑,不但状态低迷,更是哈欠连连。

  “怎麽和我在一起这麽提不起精神吗?”小雪的大小姐脾气又上来了。

  “怎麽会?只不过这麽好的天气不睡觉可惜了,呵呵……”韩光的理由很充分。

  “你千万别睡觉,知道吗?”小雪微笑着靠在韩光身上,温柔的抚着他的胸。

  “爲什麽?”韩光没有觉察到什麽不对劲,依然提问着。

  “因爲如果你睡觉,我会不高兴的……”小雪甜美的笑着,眼神中却透出一种特别的感觉,如果韩光看见的话,相信他也会不寒而栗。

  “不高兴?不高兴会怎麽样?”韩光傻傻的问着。

  “就这样……”

  小雪猛地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,向韩光的胸膛狠狠刺了下去,韩光不敢相信这一切,他看着微笑的小雪,看着她手中的匕首,看着她手上流着的血………

  ………

  “啊!”一声惊叫响起,韩光猛地起身捂住自己的肚子,在确定自己真的没事以后才平息了一下心情,坐在床上喘粗气。

  “妈的!”韩光猛吸了几口烟,回忆着自己这段时间来的奇怪经曆,已经有半个月了,他没有睡过一个好觉,每天晚上的恶梦简直要让他疯掉了,从小到大从没有什麽时候,比他这段时间的精神更紧张了。

  他走到洗手间,看着镜中的自己,本来曾经很健壮的人现在已经瘦了很多,两个眼圈也是黑黑的,和一个月前的自己相比简直是两个人,幸好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,要不然让家里人跟着担心就更划不来了。打开电脑,韩光无聊的上着网,其实他对上网并没有多大兴趣,只不过他不知道如果不睡觉他该用什麽办法才能度过长夜………

        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※

  第二天,韩光早早跑到学校,他想可能融入到人群里会让他好一点。走进大教室,里面已经坐满了同学,韩光找了个靠后排的座位,没有什麽原因,只不过方便打盹,好让他恢複一下精神。

  “怎麽了,韩光?精神这麽差,不会是昨天晚上‘加班’了吧?”

  韩光回过头,原来是他的最佳损友卢云峰,他们一起进的学校,分在同一个班级,曾经还是一个寝室的室友,虽然韩光后来自己搬出来住了,但他们的关系依然很好。

  “我哪有那个本事呀?”韩光笑了笑说:“这一阵子不知道怎麽搞的,晚上老睡不好觉,经常做恶梦,所以精神才这麽差。”

  “你小子这是没对象,上火了呗!”

  “是呀!你给我介绍一个吧!”面对着好朋友,韩光的精神也兴奋了起来。

  “好啊!老实告诉你一个内部消息,下午女生宿舍搞卫生,我女朋友让我去帮忙,你也来吧!看上哪个我让小玉帮你去说,怎麽样?”卢云峰兴奋的说着,好象是给他自己介绍女朋友一样。

  “还亏你是我好朋友呢!难道我喜欢谁你不知道吗?”韩光苦笑了一下,拍着卢云峰的肩膀说道。

  卢云峰仔细看看身边,发现没有什麽人注意他们,才小声的说:“你还喜欢白雪呢?算了吧,追她的人都排到月亮上去了,你算哪根葱啊?老大,不要说我打击你的积极性,你还是实际一点吧!”

  韩光沈默着,是呀!自从进学校以来,白雪的身边从没缺过追求者,其中不是什麽超级大帅哥就是什麽富豪大款的儿子,自己无论从哪方面讲都不是人家的对手,幸好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传出白雪和哪个男生真的有关系,也算是在心理上安慰了自己的梦想吧!

  “大哥,话虽然是这样讲,可你也不用说的这麽白吧?”韩光坚持着,他想保存自己仅有的一点自尊。

  “行,你愿意爲她守身如玉,我无话可说,反正我话放在这了,你乐意去就去,不去拉倒!”

  “别,大哥,我去还不行吗?”韩光的态度突然来了个大转弯,连卢云峰都没料到。

  “唉?你不是挺要强的吗?怎麽又去了?”

  “这你还不知道吗?老卢,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脸,可是爲了女人,脸也就不要了……”

  “哈哈……说的对!这才是男人该说的话,不过我可不希望你以后变成爲朋友两肋插刀,爲女人插朋友两刀!”

  “那是一定的啦!哈哈……”

  好不容易熬完一堂大课,韩光今天就算没事了,卢云峰说虽然下午女生们才打扫卫生,可是材料要他帮着买,结果拉着韩光就当了苦力。说起卢云峰和他女朋友宋惠玉的事,简直就是学校里的笑话,本来他们两都是男女宿舍的干部,后来因爲搞活动总在一起,时间长了不知道谁给他们起了个外号,管宋惠玉叫“大姐”,管卢云峰叫“大姐夫”,结果叫着叫着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。

  吃过了饭,东西也买的差不多了,韩光和卢云峰急忙跑回学校,刚一进女生宿舍门就碰到了“大姐”宋惠玉。卢云峰傻笑着说道:“小玉,东西全给你们买好了,扫帚、桶、洗衣粉……一个也不少,韩光,傻站着干什麽?快叫人呀!”

  “是!嫂子!啊……”韩光的屁股上一下就挨了两脚。

  “靠!胡说什麽?”卢云峰笑着捶打韩光,却在背着宋惠玉的角度,用眨眼对韩光的话表示满意。

  “行了,你们就别装了,没一个好人,快点进去帮忙!”宋惠玉的确有“大姐”风采,做起事来果然雷厉风行。

  跑到宋惠玉的寝室,三四个女生已经等在那里,在见了两个灰头土脸的男生后,“大姐夫”之声四下响起,顿时让尴尬成了女生寝室唯一的主题。

  什麽叫姐夫?自然是姐姐她们家的民夫!韩光和卢云峰的任务主要是力气活,装着满满一下子的大衣柜只让两个男生擡,还不準碰坏了。用卢云峰的话说“给小玉干活,女人得干男人的活,男人得干畜生的活!”

  两个人好不容易把屋子里主要的力气活都干完了,结果又把擦玻璃的任务分给了他们,这对于连袜子都不洗的两人,简直和老虎凳、辣椒水差不多。经过半天的思想斗争,他们才把鞋脱了爬上窗台,韩光虽然并不惧怕让两个露空的大拇脚指和女生们见一面,但他的同伴卢云峰却羞于脱鞋,原因是谁也不知道在这双从没刷过的鞋里面,捂住的除了脚以外还有什麽,反正是在卢云峰的坚持下,等女生们都走光了以后他们才脱的鞋。

  “累呀累呀累!我说老卢,这帮女生还是人吗?这简直是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嘛!我不活了行不行?”韩光辛苦的抱怨着。

  “大哥,坚持、坚持再坚持,还有两小时!爲了有个女朋友的美好愿望,忍了吧!”

  “靠!我又不是忍者,我凭什麽要忍?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饑,站着说话不腰疼,这干了一下午,腰酸背痛的,你晚上倒是有小玉给捶背按摩,我呢?”

  “唉?你这人就没良心,不是说今天来给你介绍的吗?着什麽急?”

  “对不起,你们这屋有洗衣粉吗?”一阵悦耳的声音从门外响起,韩光和卢云峰擡眼望去,说话的竟然是──白雪!!!

  虽然只穿着一件普通的工作服,但依然掩饰不了少女的完美身材,白雪俏丽的站在门口,一双如秋水般的大眼轻眨着,瀑布一样的长发直泻而下,整个给人一种清秀亮丽的感觉。韩光看的呆了,自己的梦中情人此时与自己竟然是那麽近,

  “嗯……啊……有…有啊!”韩光紧张的回应着。

  “对了,还有剪刀能借我用一下吗?”

  “可…可以……”

  韩光把洗衣粉和剪刀交给白雪,在接过东西的一刹那,白雪盯着韩光的脸愣住了,“对不起,我们以前见过面吗?”

  韩光没有想到白雪会这麽问自己,但随即就反应过来道:“应该……没有吧!”

  “可是你看起来真的好面熟呀!好象在哪里见过……”白雪摸着自己的脑袋,但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。

  “都在一个学校,可能早见过面忘了吧……”韩光找了一个理由。

  “也许吧……谢谢你,一会儿我就还回来。”说着,白雪一阵小跑走掉了。

  “韩光,别愣神啦!人都走半天了!”卢云峰惊醒了呆住的韩光。

  “快干活吧!”韩光的态度一下子变的很严肃,让本来想开开玩笑的卢云峰没了兴趣。

  活终于干完了,两个男生躺在铺上休息,一边聊天一边等女生们回来,突然,房间的门开了,白雪慢慢走进来,笑着对两人说:“不好意思,刚刚有别的寝室的人借走了,所以现在才还回来,你们不介意吧?”

  “没事,给我吧!”韩光起身準备接过白雪手中的剪刀。

  “给你……啊……”

  白雪本想走过来,却被地上的水渍滑倒了,整个人向着韩光的方向摔过去,韩光抱住她,但在刹那间,一种冰冰的、凉凉的感觉传了过来。白雪站起身,惊恐的看着韩光,而那把锋利的剪刀……插入了韩光的肚子!!!

  “啊……”剧烈的疼痛让韩光惊叫,血水染红了衣服,他开始眩晕起来,甚至连白雪的尖叫也听不见了,他只知道头很晕,支持不住倒了下去………

        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※

  “小光!小光!你醒醒啊……”

  韩光的脑中浮现出无数的幻觉,他能感觉到父母的声音,可是他不敢肯定这是否是真实的。此时的他迷迷蒙蒙的,如同飘在云雾里。但在恍惚间他又有着真实的感受,在一片黑暗的世界里,一道强光从远方射来,指引着他向前走去,他不知道爲什麽,只知道那可能是这黑暗里的唯一出口。

  “小光!小光!”韩光的父母呼唤着儿子,两个人脸上满是泪水,卢云峰和宋惠玉焦急地等待着,而白雪则捂着脸,半蹲在地上哭泣。医护人员来回的忙碌着……手术室外乱成一片,只爲了能够救活韩光的命。

  韩光还在梦里走着,出口似乎又近了一些,看到希望的他拼命的跑。终于,他穿过那道屏障,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这是一片紫色的海洋,天空、大地、云彩……无一不是紫色的,像梦一样美丽,也像梦一样残酷………

  “………”

  “医生!这是怎麽了?他这是没有心跳了吗?”韩光的父母高声叫着。

  “请你们保持冷静,注射强心针,準备电击……”医生催促着护士们,这让门外的一群人,由其是白雪更加紧张。

  韩光走在草地上,紫色的草和花同样美丽。忽然,一道金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那是被反射的太阳光,但韩光知道在光的那头肯定有什麽东西,于是他向着光的方向进发。

  医生们还在忙碌着,眼看电击的幅度越来越大,可韩光还是没有什麽起色,白雪害怕地看着这一切,发白的嘴唇不住的哆嗦,她感觉呼吸困难,仿佛心跳和韩光一样都消失了,在走廊的长椅上她倒了下去………

  “韩光,你在哪?”

  韩光在草地上听见一种非常熟悉的声音,给人感觉是那麽的温柔悦耳,他情不自禁回头望去,白雪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,迷人的双眼一眨一眨的,秀丽的长发被风吹起,飘洒在空中牵动着韩光的心。

  “韩光,和我回去吧……”

  “我在找一件东西,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麽,但我知道我一定要得到它,我们找到再回去好吗?”韩光坚持着说。

  “好吧!”

  两个人牵着手向着金光走去,随着距离缩短,他们终于走到了近前,那是一本书,一本金色的书,在阳光的反射下放出绚丽的光芒,韩光把它捡了起来,他想看看里面倒底有什麽,但当他打开第一页的时候,发现里面竟然是………自己!!!

  “嘟嘟……”心电图显示正常了,这表明韩光又活了过来,所有在场的人都舒了一口气,因爲他们打胜了一场与死神之间的战争。

       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※

  一个月来韩光好了很多,不仅刀伤已经快要全愈,连让他头痛的恶梦也消失了,这让他简直心喜若狂,但最令他意想不到的却是,白雪和他的关系………

  “韩光,你醒了,怎麽不多休息一会儿?”白雪从病房外走进来,手里拿着一些吃的和洗好的衣服。

  “不好意思,又麻烦你了……”韩光摸着脑袋傻笑着。

  “别这麽说,是我不好意思才对……”白雪仔细的削着苹果,看在韩光的眼里是那麽美丽。

  “白雪,其实你不用对我这麽好的,当初……你也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韩光,你记不记得我说过在哪里见过你?现在我想起来了,原来是在梦里,很好笑吧?说实话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,所以我现在照顾你不是爲了赎罪,而是爲了我自己……”

  韩光被白雪的话吸引了,难道说在梦里发生的事都是真实的吗?他回想起以前做恶梦时的经曆,好像每一件事情都发生过一样,而自己爲什麽进的医院,不正是白雪的那一刀吗?他沈默了,这麽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,他解释不了,也不愿意解释,他只知道那该死的恶梦已经离他远去,而他也能和喜欢的女孩有机会见一面,这就够了!

  出院那天非常热闹,卢云峰和宋惠玉两个人组织了一个班的兵力,韩光更有幸被四个女孩搀着,这让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的韩光大呼过瘾,直说就爲这个,这刀挨的也值。遗憾的是白雪没有来,她爲男朋友过生日去了,这是韩光第一次听说白雪有男朋友,要不是从宋惠玉的嘴里得到的消息,恐怕他死也不会相信。

  回到家里,韩光又休息了两天,直到精神完全恢複他才回到学校,一大早,他正往教室里走,却被身后一个人叫住了。

  “韩光,你上学了?不好意思,那天我有点事没来接你,你不会不高兴吧?”白雪露出天使一般的微笑,相信是男孩子都不会拒绝的。

  “啊……没事,我没事了,一起去上课吧!”

  “好啊!”

  走在路上,韩光的脑袋很乱,他不知道白雪怎麽看待自己和她的关系,她爲什麽对自己那麽好?难道她不怕産生什麽误会吗?还是她根本就想这样?不知不觉进了教室,韩光也结束了胡思乱想。

  “现在知道没结果了吧?”卢云峰一下课就跑来烦韩光。

  “什麽没结果?”韩光明知故问。

  “人家有男朋友了呗!你就死心了吧!”

  “我什麽时候说我没死心呀?”

  “得了,别嘴硬了,小光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你中奖了!”

  “中什麽奖?”

  “昨天小玉告诉我,有个女生看上你啦!”

  “这算什麽中奖?本大少爷哪天不被十几个美女追的到处跑啊?”

  “是呀!她们嘴里都在大叫…………抓流氓!!!”

  “呵呵……大哥,这事你也知道啊?”

  “废话!地球人都知道!”

  “怎麽样?人长得啥样啊?”

  “可丰满了,整天穿一件军大衣,两排扣的,一边四个……”

  “大哥,你说的不会是母猪吧?”

  “真聪明!你猜着啦?”

  “我就知道你没一句正经话,算了,我回家了……”

  “呵呵……别生气呀!没和你开玩笑,真的是有个女孩让小玉帮着约你呢!”

  “什麽时候啊?”

  “明天放学,后楼楼顶上……”

  “我靠!这地方选的,是不是有点那个?”

  “是呀!小心去了回不来!”

  “死乌鸦嘴!上次挨刀可能也是你咒的,这次饶不了你,别跑……”

  韩光笑着追打卢云峰,他现在脑子里满是明天和女孩见面的事。他不知道女孩是谁,但这更让他多了一份幻想,他期待着那一刻快点到来。可是此时高兴的他并不知道,在第二天放学后的楼顶上,等着他的倒底是什麽,而那个等着他的女孩,又能给他带来一次什麽样的奇怪经曆………

梦魇(二)

  韩光爬着楼梯,他在想梦想和现实的距离会有多大,这个女孩这麽主动约自己,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扫兴。这是一个废弃的教学楼,因爲年久失修已经不怎麽使用了,韩光踩着台阶发出“噔、噔”的声音,那种震颤感好像连整个学校都感觉到了。

  走了多少层了?韩光问着自己,看着被汗水浸湿的上衣他感到不安,顺着楼梯的缝隙向上看去,好像还有很多层的样子。韩光有点累,本来就上了一天的课,现在还要爬这麽高的楼梯,对于一个刚刚受过伤的人来说,强度实在是太大了。他停下来,顺手打开了一扇窗子。

  “呼……”一阵微风吹过,让韩光感到十分惬意,太阳已经快下山了,红红的并不那麽刺眼,站在这个角度望去,正是最美的时候,韩光点上一支烟,神经立刻放松了许多,休息好再上去,保持最好的状态给女生看,相信一定是没错的。

  突然,一道白光在窗前闪了一下,挂着“呼、呼”的风声,韩光没有注意,只知道好像从楼上掉下来什麽东西,而那种挂着风声的感觉是那麽像………人!!!

  韩光急忙低头望下去,结果什麽也没有发现,也许是自己眼花了吧!他继续向上走,又经过很久,他终于看见了顶楼的门。韩光紧张的整理一下衣服,然后推开了那扇门。应该说楼顶的风景真的很好,蓝天、白云一切都很完美,韩光开始佩服起女孩的心思。

  夕阳下,一个女孩的身影伫立在栏杆前,也许是经常注意女孩子的关系,韩光感觉女孩的背影似曾相识。洁白的皮肤、黑黑的头发、苗条的身材……无一不是男生眼中的焦点,但是这一切现在只落在了韩光的眼里。

  “你好,我是韩光……”

  女孩并没有动,依然伫立在风中看着夕阳,韩光以爲女孩怪自己还不够大方,便笑着上前道:“我来晚了吗?不好意思,我没想到后楼有这麽高……”

  韩光已经够主动了,可是女孩还是没有动,韩光有点生气,把自己约来却又摆出这种态度,这是什麽意思?韩光走到女孩身边,试图看到女孩的脸,但女孩突然转过头,韩光顿时惊呆了,因爲女孩的脸上………没有五官!!!

  “啊……”韩光惊叫着从床上爬起,一股凉意从背后传来,让惊魂未定的他感到恐怖。又是恶梦!韩光喘着粗气,明明已经好了,怎麽又开始了呢?

  走到洗手间,韩光好好洗了一个凉水脸。冷静!我要冷静!韩光不断告诉自己,坐在床上,他回忆从开始到现在发生的每一件事,从做恶梦、受伤住院……到现在,似乎每一次的恶梦都能带来真实的事件,又或者说每一次的事件都会在梦里有所提示。

  明天我应不应该去?韩光很困惑,如果说上次被白雪刺伤的事,真的和恶梦有关,那这次我不是会有危险?此时的韩光脑子完全乱了,虽然他很想找一个人轻诉,但他知道,所有的人包括他父母只会认爲他精神压力太大,让他多休息。

  韩光躺在床上思考着,如果每次的事件与恶梦无关,那我去了也不会有事。可是要是与恶梦有关的话,我就算不去恐怕也会有事,与其逃避还不如面对的好,韩光终于想好了一切,他闭上眼睛养精蓄锐,即便他根本睡不着………

        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※

  第二天,韩光早早爬起来,因爲睡眠不足,意料中的熊猫出现了。对于平时不怎麽注意形象的他来说,这不算什麽。简单收拾了一下,韩光就出门上学了。

  走到学校,在进教室的一瞬间,韩光看了看那栋废弃的楼房,其实说废弃夸张了点,一、二楼还是经常有人用的,但是再往上就无人问津了。谁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,只是传闻楼上曾经发生过事故,压死了人,弄得影响很大,所以学校迫不得已才停止使用。

  整整一天韩光没怎麽说过话,对于这样的反常举动,卢云峰自然看在眼里,一放学就跑来问他:“韩光,你怎麽了?平常没这麽消沈的呀?”

  “没什麽?有点不舒服……”

  “不会是紧张的吧?你看看你,也不注意点形象,见女生怎麽能穿格裤子,一见面就让人家看马赛克……”

  “你还真是黄种人,每天都出口成髒!”

  “靠!我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再者说,还不是你把我带坏的……”

  “得了!我要去和人家见面了,你别打击我的信心啊!”

  “你还真是重色轻友,用不用我跟去把把关呀?”

  “三……二……”从教室到学校门口,卢云峰只用了九点六秒,韩光“倒数”的威力可见一般。收拾了一下,韩光就忽忽去了后楼。

  灰暗的楼房下,韩光向上望着,他在猜测楼顶上等待着他的倒底是什麽。虽然不知道,但从他坚毅的目光中可以看出,他并不害怕。也许这一切都是巧合,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神经过敏。

  楼里的温度格外低,这与外面三十多度的气温比起来反差很大,走在楼梯上的韩光,甚至有些冷。楼梯旁的墙皮已经有些脱落了,因爲光线不好,所以并不能看清露出些什麽,但那种破旧的感觉,却让人産生一种不安全感。

  韩光心里默数着,他已经走到六楼,拐角处的窗户打开着,上面的玻璃几乎全都碎了,空蕩的钢窗被风吹打在墙上,发出“铛、铛”的声音。这一幕让韩光似曾相识,却又有些不同,因爲梦里的窗户是关上的,而这一扇则是打开的。虽然状况不同,但显露出的气氛同样诡异。

  顺着窗子望下去,学校里还有很多人,韩光笑了,恐怕真的是自己神经过敏,于是加快脚步向楼上走去。一层、两层……他又走了很久,终于,当他走到尽头的时候看到了一扇门,一扇通往楼顶的门。

  韩光既紧张又兴奋,到了现在,他不敢也不愿意去多想些什麽,推开门缓缓走进去,夕阳的最后一抹霞光把楼顶照得格外明亮。在阳光下,一个美丽的身影伫立着,那优雅的气质、完美的身材除了白雪还能是谁呢?

  “你……”韩光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,看着眼前的女孩顿时语涩起来。

  “怎麽了?没想到是我吗?”女孩转过头,果然是白雪。

  “你……怎麽会?你不是有男朋友吗?”

  “你真是个傻瓜!你见过我有男朋友吗?”

  “可是,上次……”

  “那次是因爲人太多,我只好找个借口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可是什麽?没有可是!难道你不喜欢我吗?”

  “不!只是……我觉得我配不上你……”

  白雪走过来,纤细的手臂一下就拉住了韩光,由于没有準备,韩光差点撞到白雪怀里,在惊出一身冷汗的同时,也被女孩的动作吓了一跳。

  “韩光,说实话,我不知道爲什麽喜欢你,一开始我以爲是因爲那次意外,我感到愧疚,可是后来,我被你的乐观和宽容所感动,不知不觉喜欢上你,我不认爲你有什麽理由可以拒绝我。”

  “没错,我承认我喜欢你,只是现实总在提醒我,我们是属于不同世界的人,你那麽美丽,那麽有才华,而我却什麽也不是……”

  “我真没想到你能找出这样的理由,你认爲这可以当做不爱的借口吗?任何事情都可以改变,可人却是不变的,我喜欢你,你喜欢我这就够了,我不相信当你抱着我的时候,你会什麽也不想……”

  白雪说到这,突然抓起韩光的手围住自己,韩光的胸膛顿时被一个女孩的身体充满了,韩光想放手,却不知道爲什麽会抱得更紧,而白雪似乎失去了重心,整个人倒在韩光怀里,激动的流着泪。

  良久,韩光转过白雪的身体,女孩的泪水滴在他的胸前,染湿了一大片。韩光拭去了白雪的泪痕,风雨过后的女孩显得更加娇豔。这就是我喜欢的人,是我连做梦都会梦见的女孩,想到这些韩光激动起来,他不由自主的捧起白雪的脸,轻轻地吻下去………

  靠在楼顶的栏杆上,韩光亲密的抱着白雪,夕阳的余晖下,两人的身影充满爱怜。时间已经很晚了,隐约有些星光布在天上,和月亮一起期待着黑夜的降临。然而这一切丝毫不能打扰两个人享受爱情的甜蜜。

  “小光,嗯……我以后就这麽叫你吧?”

  “当然好呀!”

  “小光,你快乐吗?”

  “你说呢?当然是……不快乐!”

  “嗯?”白雪转过头,疑惑的看着韩光。

  “我高兴死了!”韩光狠狠地亲了女孩一口。

  “坏蛋!”笑骂伴着拳头一起撞击着韩光,却让他感到无比的幸福。他笑了,这是发自心底里的,因爲他和自己的梦中情人在一起,没有人知道他爲这一刻付出了多少,他只希望他能让女孩永远这麽快乐,和自己幸福的享受每一天。

  “小光……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喜欢我吗?”

  “我当然喜欢你,爲什麽这麽问?”

  “其实我有一些事情想和你说的……”

  “什麽事?你说呀!”

  “你过来嘛!我要在这说……”

  白雪撒娇的样子太可爱了,韩光没有理由拒绝她,他靠在栏杆上侧过一只耳朵,表示注意力高度集中听从老婆的指示。白雪抱住韩光的一只胳膊,紧紧搂在怀里,这让韩光又害羞又紧张,因爲女孩很重要的部位顶在他的手上,使他几乎不能呼吸了。

  “小光,其实我从前有一个男朋友的……”

  “是吗?我不介意。”

  “那个时候他和你一样,很喜欢我,什麽都愿意爲我做……”

  “我也愿意的!”

  “我知道,你听我说,可是后来由于一些原因,他走了,从此我再也没有快乐过……”白雪一下子变的很伤感,这让韩光有点措手不及,看着白雪呆滞的目光,韩光知道那一定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
  “小光,你愿意帮助我吗?”白雪看着韩光,眼神中充满渴望。

  “小雪,你说吧!什麽事我都愿意爲你做!”韩光的话里充满了对女孩的承诺。

  “好,你来……”

  “做什麽?”

  “帮……………我!”

  白雪突然间松开了手,韩光的身体一下子失去重心,整个身体向楼下摔去,他疯了似的乱抓,却什麽也没有碰到。在掉下去的一瞬间,他看到了白雪的脸,但那简直不是同一个人的脸,甚至可以说不是一张人的脸,此时,在白雪的脸上,冷漠和柔情一同被发挥到极致,那种扭曲的感觉简直令人恐怖。

  韩光看着白雪,眼神中没有憎恨,只有疑惑,他不明白这是爲什麽。身体在掉落,看来今天注定是自己的死期。我真傻!韩光心里想着,爲什麽没把昨天的恶梦当一回事!忽然间,他想起了昨晚的恶梦,想起了那个在窗口一闪的白色东西,原来那不是什麽幻觉,那只是他……自己!!!

           ※   ※   ※   ※   ※

  “嗯……”

  夜色中,一个黑影从后楼下爬起来,踉跄着倒在墙边。

  韩光努力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,白雪把我推下楼,她爲什麽要这样做?而自己明明摔下来,可是怎麽会没有事?甚至连一点外伤都没有?韩光使劲掐了掐大腿,传来的疼痛让他更清醒了。我一定是疯了,要不然我还在梦里,如果不是如此的话怎麽会发生这麽可怕的事?可是,这梦实在是太真实了………

  看看四周,学校已经走得没有人了,后楼属于学校的一个角落,无论是宿舍还是操场,都不能与它相互看见。韩光站起身,看了看完整的自己,脚到现在还在哆嗦,韩光极其讨厌自己的害怕,可他又控制不了,这一刻,他甯愿自己死了,至少不会象现在一样,象个怪物似的活着。

  风越来越大,吹进楼里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。韩光看着这黑暗的建筑,突然间冒出一个想法,他想回到楼顶,回到那个生命的禁地。

  “噔、噔……”脚步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大楼,韩光摸索前进着,只靠从窗外射进来的月光,他根本无法看清楚道路。楼梯两旁的走廊消失在黑暗中,不时从里面传出窗子被风吹动的声音。

  楼梯间的护手已经破滥不堪,加上很差的光线,韩光必须小心前行。可是,他怎麽能够专心呢?自己差点两次被白雪杀死,第一次可以勉强称得上是意外,可是第二次却无论如何都是真正的谋杀,尽管自己没有被杀死。

  通往楼顶的门开着,韩光站在那里已经半天了,他有点后悔,可是到了这个地步,想回头已经是不可能了。他一点点靠近,想从门里看清楼顶的情况。

  不知道什麽时候,漫天星光被乌云遮住了,即使是周围两三米远的地方,想要看清楚也很难。韩光小心的走到楼顶,周围一片漆黑,到处都是模模糊糊的。他辨认了一下方向,大概正前方就是他掉下去的地方,因爲风的方向是对的。

  韩光并不敢贸然前进,在这麽差的视线下,他怕再次掉下去,他也不相信会有第二次的神奇。风呜呜的刮着,让处在黑暗里的韩光更加害怕,不知道是不是因爲他的名字里有一个“光”字,他特别讨厌黑暗,在经曆这麽多事以后,他发现这种感觉更强烈了。

  渐渐地,乌云散去了,淡淡的月光照亮了楼顶,韩光睁大了眼睛扫视周围的一切,直到他看见一团白色………

  远远的在韩光掉下去的地方,一个人影隐约躺在那里,从那一身的白色衣服,韩光认出了那是白雪,可是她爲什麽倒在那里?他慢慢的靠近,生怕不小心发出声音惊醒女孩,直到确定没有危险的时候,才蹲下来观察她。

  白雪双唇紧闭,脸色白的吓人,她此时安静的躺着,整个身体冰冰的,如果不是那一点微弱的呼吸,简直和死人差不多,但这却依然不能掩盖住她的美丽。韩光轻轻抱起她,看着怀里的女孩,他不敢相信她就是曾经要杀自己的人。

  “白雪……”韩光轻声呼唤着,他不知道自己是真心想救她,还是只想要一个答案。怀里的女孩动了一下,韩光知道她快醒了,于是抓住她的两支胳膊站起来,这既是爲了让女孩身体放松,也是怕她醒了之后再做出什麽意想不到的事。

  “嗯……”白雪呻吟了一声,慢慢睁开眼睛,可当她看到自己和韩光,以及周围一切的时候,她猛地呆住了。

  “韩光……这是哪里?我怎麽会在这?”

  韩光并没有说话,他仔细观察着女孩,白雪似乎有点神智不清,这让他很意外,但是现实告诉他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事情,起码在他感到安全之前。

  “难道你忘了之前发生的事吗?”韩光冷冷地说。

  “之前?之前发生过什麽事吗?我不知道……”白雪紧张的说着,楼顶的大风让她瑟瑟发抖。如果在平时韩光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脱下衣服给她穿上,可是现在这种情况,他不愿意冒这个险。

  “你现在还能记得些什麽?”

  “我……我记得……我在楼下上课,放学的时候打扫卫生,后来同学们都走了,我正要走,突然感到不舒服,就在教室里趴了一会儿,接着就到了这里……”

  “你难道一点也不记得在楼顶上发生的事吗?”韩光放开了白雪,因爲他从女孩的眼睛里感觉到她没有撒谎。

  “我不知道!我真的不知道!韩光,我好怕,我也不知道怎麽就到这里来了,我……呜呜……”白雪害怕的哭泣。

  “好了,没事了……”韩光脱下外衣给白雪披上,并且紧紧地抱住她,他知道这个时候白雪最需要的应该是自己的肩膀。过了一会儿,白雪的情绪稳定了,韩光才又放开她坐到地上休息。

  “白雪,我知道你很害怕,其实我和你一样,但我并不想骗你,今天在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,就在这之前,你把我从楼上推了下去……”

  “不、不会的!我不会做这样的事,韩光,请你相信我,那个一定不是我!”白雪抓着韩光的胳膊,疯了似的大叫。

  “我相信你……”韩光顿了一下,无奈的看了看白雪,又接着说:“因爲那个要杀我的白雪是不会叫我韩光的……”

  白雪没有听懂韩光话里的意思,但她知道这一定是他和那个人的秘密,而且是只属于两个人之间的秘密。白雪现在什麽也不敢想,她只想回家,回到一个安全的地方。

  “走吧!”韩光拉起白雪的手向楼下走,他们没有找到事情的答案,也许整件事根本就没有答案。女孩的手冰冰的,让韩光感到心疼,他多想把她搂进怀里关心照顾她,可他知道这个白雪并不是那个让他疯狂的白雪。

  楼梯间的光线很暗,白雪害怕的楼住韩光的胳膊,这让本来就不是很默契的两人走得更慢。已经快到午夜了,学校里静的可怕,两个人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。

  突然,白雪停住了,韩光疑惑的看着女孩,白雪浑身哆嗦着,躲在韩光身后小声的说:“韩、韩光,你听到什麽声音了吗?”

  韩光仔细聆听了一会儿,并没有发现什麽不对劲,只好拍拍白雪的后背安慰她几句,可能是她听错了,或者是风的声音。但是,就在他们转身想继续下楼的时候,那种奇怪的声音又传来了。这一次,韩光也听到了!

  “呜呜……”

  声音从楼梯旁边的走廊里传来,韩光认出那是六楼的走廊,也就是他看到幻觉的那一层,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麽,他只知道,那个声音正在牵引着他,不知不觉向里边走去………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